人民艺术家网
 
北京 上海 天津 重庆 吉林 辽宁 江苏 山东 安徽 河北 河南 湖北 湖南 江西 陕西 山西 黑龙江
四川 青海 海南 广东 贵州 浙江 福建 台湾 甘肃 云南 宁夏 新疆 西藏 广西 香港 澳门 内蒙古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思想理论 >> 内容

吕国英:眺瞻高维之美 邀约艺术未来

  核心提示: ——写在《“气墨灵象”艺术论》出版之际 吕国英原创艺术新论——《“气墨灵象”艺术论》。 壹 原创艺术新论——《“气墨灵象”艺术论》,已于辛丑仲春之际出版发行。作为一部探研艺术创作及其审美境界...

——写在《“气墨灵象”艺术论》出版之际


吕国英:眺瞻高维之美  邀约艺术未来

吕国英原创艺术新论——《“气墨灵象”艺术论》。


      原创艺术新论——《“气墨灵象”艺术论》,已于辛丑仲春之际出版发行。作为一部探研艺术创作及其审美境界的学术专著,兹论拜谒艺术初心,察示艺术哲学与审美演变,直面现实艺术创作纷繁现象,尝试提出建构高维之美的新理念、新命题,致力开掘艺术实践的新路径、新视野。
      这部艺术新论的核心所在、灵魂所依——“气墨灵象”,是神秘、陌生的,也是未知、存疑的。而解读“陌生”、回答“存疑”,既为本论建构,亦为本论要义。
      如此,何谓“气墨”?何称“灵象”?“气墨”之“墨”何指?“灵象”之“象”何名?又何谓“气墨灵象”?“气墨灵象”源何演进、向何处去,又具如何价值意义?成为本论首先直面的问题。
      也如此,“逸形”“入灵”怎样关系?“化墨”何以“如气”?“入灵”缘何呈现“立象”?“化墨”怎样实现“载灵”?“气墨”“灵象”又何以契合一体、不可分离?成为本论不可回避的议题。
      又如此,“灵象”何以是“象”的远方?“气墨”何以为“笔墨”的未来?“气墨”何以为“灵象”的笔墨?“灵象”又何为笔墨的“气墨”?“气墨”“灵象”何以形质一体、且互为形式内容?成为本论重点解读的命题。
      还如此,“艺法灵象”何以揭示艺术本质规律?又如何具有普遍意义?“气墨灵象”之境何须“高学大德”之格?“气墨灵象”何以统摄艺术创作?美是“气墨灵象”何解?艺术家、受众又何须致力“推挽”方至大美?成为本论特别辩述的论题。
吕国英:眺瞻高维之美  邀约艺术未来
吕国英著《“气墨灵象”艺术论》(目录页)


      理论的价值,在于透视、解读现象,更在于认知、契合规律,尤其在于发现趋势、预见未来。
      “气墨灵象”艺术论,直面文艺乱象,于时空隧道中,拜谒艺术初心,察视审美演变,眺瞻美的远方与善的灵明。
      不言而喻,文艺从历史走来,历经千载演进,既有“造极”的辉煌,也有“陨落”的黯然。然而,“黯然”日久,必“孕”新机。新的文艺之复兴,也往往以旧的文艺颓废为“代价”。当下,文艺领域存在的流弊与乱象,无不昭告这种历史“拐点”的渐行渐近。
      检视文艺演进,上世纪末、新世纪初以来,伴随文艺进入市场、西方“先锋派”大行其道,文艺领域出现任“三俗”、毁“三观”的突出乱象。这些负能量、低趣味、俗境界的文艺乱象及其流弊,涉及诸多层面、具有多重表现,突出体现在于文艺管理、创作主体、创作环境存在严重浮躁、腐败现象,物质至上、私欲膨胀、回避乃至拒绝艺术担当;于艺术形式、语言方面存在的抄袭性模仿、复制性生产;在审美层面存在的是非不分、善恶不辩、以丑为美,制造文化与艺术垃圾;在艺术市场层面存在的以职、衔论价,自我、联手炒作,假拍、拍假;在艺术批评层面存在的运用体制平台优势自我吹捧、阿谀奉承,无底线拔高、无“常识”叫好。此乱象、流弊又相互作用、恶性循环,不断向“临界”点演变、发展。问题之根本是文艺管理者及创作主体私欲膨胀、回避艺术担当,而根源在于思想混乱、心态浮躁、方向迷失。
      西方有“艺术终结”论,中国有“穷途末路”说。前者源自“逻辑”美学,渐行“进入”艺术实践,严重冲击架上绘画,成为艺术“魔咒”。后者论争(“存活”与“末日”)始于绘画,又延伸至文艺领域,如今仍在“回合”;两者似有异曲同工之“妙”,或“推波助澜”文艺乱象,或“诅咒”艺术走向终结,其问题表征是理念不同、学术之争,本质是低维(维度空间)站位、逻辑困仄。释言之,就是仅于三维甚至二维、一维思维之内观艺,于抽象逻辑之中论艺,其结果自然导致不解文艺现象、难识文艺规律,又岂预文艺未来。
      “气墨灵象”艺术论,既尝试透视文艺乱象,又探研艺术演进规律,尤其于极致未来的意义上,眺瞻美的远方。
吕国英:眺瞻高维之美  邀约艺术未来
吕国英著《“气墨灵象”艺术论》(篇章页)。


      理论的矗立,不仅倚重传统的继承性、立论的原创性、体系的闭合性,同样倚重经典的集成性、理念的开放性、中西的融合性,尤其倚重思想的超性、意义的普遍性、前瞻的终极性。

      “气墨灵象”艺术论,作为其核心与灵魂之立论部分,由多篇文论构成,并以分论、合论、综论、补论、延论树文成章,既各述其据、分别立论,又相互衔接、纵深递进、高远汇合;作为阐释与拓展的解读部分,对应立论、纵横由观、细微所及,既担当解疑、拓论使命,又回应继承、集成、开放、融合等诸多议题。

      就其继承性与原创性,“气墨灵象”中的“气”“墨”“灵”“象”,皆为传统文化中哲学、美学、艺术之重要范畴,均入古今文论中文学、书画、审美、境界等经典阐释。但无论古今中西,不管哲学美学、文学艺术,“气墨”未曾命“名”,“灵象”不曾说“道”,“气墨灵象”也从未立“象”,尤其作为艺术理论、审美理念、哲学与美学命题,均具从无到有、开天辟地之意涵。
      就其闭合性,“气墨灵象”直面文艺流弊,提出表征是“乱象”,根本症结是思想理念陈腐、颓废。而解决之,“路径”重要,“标高”重要,“方向”尤其重要。其逻辑演绎是,“灵象”是“象”的远方,“气墨”是“笔墨”的未来,“气墨灵象”是至美审美,“高学大德”方审“至美”,构成“推挽”方立“大艺”,远方之美——气墨灵象。
      就其集成性、开放性与融合性,“气墨灵象”艺术论,以“墨载象”论与“象承墨”观察艺术演进、眺艺术未来,既蕴线墨、意墨、泼墨、朴墨等笔墨之“墨仪”,又融具象、意象、抽象、真象等艺象之“象境”,还纳自然主义、现实主义、现代主义等流派之“派论”,是为涵古今、融中西;而“天人合一”无止、“天我为一”无终,则“气墨灵象”无极、致远,是为无极之极、致远之远。
      就其超越性、终极性,“气墨灵象”之无极、致远,是为自我超越、行向终极,既呈现了理论上的时空,也明晰了实践上的方位。

      就其普遍性,“气墨灵象”之“墨”,是艺术创作中材料、工具、媒介等诸多艺术载体之“墨”,也是包括创作现场、生态人文环境及艺术家在内的       

       在“场”入“境”诸要素之“墨”;而“象”为艺术创作中“塑形立象”之“象”,也为艺术本质之生命理想、精神实现中“极致审美”之“象”。如此,“气墨灵象”艺术论,既适于文学、美术、书法,也适于影视、戏剧、音乐、舞蹈,对诸文艺形式均有借鉴意义。

吕国英:眺瞻高维之美  邀约艺术未来
吕国英著《“气墨灵象”艺术论》(文论页)。


      理论的意义,始于解疑释惑、揭示事物本质、引领实践演进,终于启迪智慧、唤醒灵明,并入高维时空,形成创新思想、超越理念,而后者方为核心宗旨、价值根本。
      “气墨灵象”艺术论,探研美学、艺术、审美、境界、纯粹之本质意涵,在竭力攀援、尽眺致远的方位、坐标,开放思想、放逸精神、沐浴灵慧。
      思想立高地。实现文艺复兴,艺术创新至关重要,而思想、理念的创新,则是创新的根本。因为思想、理念与形式、题材、技艺、手法等艺术实践与要素相比,始终是统帅、灵魂,永远居于统摄、引领地位。“气墨灵象”艺术论,承载“高地”担当,又具“引领”使命。
      润魂是唯一。艺术创美,慰藉灵魂。艺术的本质意义,在于创造至美、呈现审美,表达生命理想的精神状貌。气墨灵象与万物灵性相会,示万物之灵显现,就是在生命理想之精神实现的意义上,回应审美,呈现大美。
      无界方境界。艺术是文化的特殊存在,也是文化的重要载体。文化融合是大势所趋,艺术融合自然亦然。“气墨灵象”艺术是“灵”的艺术,既融古今、又融中西,并在极致融合中,方可呈现艺术境界,是无界之境界,也是至美之境界。
      最美在高维。一维之美在线中,二维之美在面上,三维之美在空间。显然,维的空间决定美的空间,高维时空呈现极致之美。气墨灵象从线墨具象走来,浸润意墨意象、泼墨抽象,行向艺术远方,之中既跨越历史、文化时空,又超越哲学、美学、艺术之融合,在至高的精神与审美维度上,呈现最美的艺术形态。
吕国英:眺瞻高维之美  邀约艺术未来
吕国英著《“气墨灵象”艺术论》(正文页)。


      理论的践行,“明道”是前提,“行道”是根本;“讲理”不可或缺,“通理”归宗致远。“明道”与“行道”相统一,“讲理”与“通理”相一致,是为“知行合一,止于至善”矣。
      “气墨灵象”艺术论,是艺术创造论,又是审美境界论;既涉哲学美学,又涉艺术文化;既谈艺术家之创作,也谈受众者之艺念(审美需求与精神念望),构成相互作用、“推挽”远行、循环“超越”的整一体系。
      显而易见,艺术是一种能力,而思想、理念更具关键性、决定性作用。如此,先进的艺术思想与理念,无可置疑地构成第一艺术力。没有艺术思想、不立艺术理念,就没有艺术能力,但若茫然、盲目或执意行之,其行为结果必成反艺术力,文艺乱象即为例证。而文化在化,思想须想,理念当念,“气墨灵象”成为思想、生成理念,方立艺术高地,进而成为第一艺术之力。其中,既有“明道”“讲理”之道,又有“行道”“通理”之理。
      不言而喻,“气墨灵象”是以“气墨”为“墨”,为“灵象”立“象”。文艺能否敬天地之神性、通万物之灵性、感自然之精神,进入纯粹艺术之境界,完成审美救赎、安居灵魂之使命,取决于艺术家的精神与审美境界、家国与天下情怀,而这种境界、情怀,是“天人合一”的通达、“天我为一”的灵悟,非“量子纠缠”般之不约而同、“心有灵犀”而不至。换言之,艺术家不仅要有灵悟,而且要与物之灵性相“纠缠”,进入“灵缠”境界,方获第一艺术力,创呈“灵象”之“象”。
      无需赘述,艺术之价值,在于其唯一性与不可复制性。这种唯一性,包含艺术创作的多层面、诸元素。艺术一旦成“型”立“象”,就成为“存在”、走入“历史”,任何形式的“重复”与“效仿”,均为对艺术的亵渎与反动,也是艺术的颓废、坠落与倒退。“气墨灵象”是艺术的未来、审美的远方,且为致远之远、无极之极。行向远方、眺瞻未来,艺术而兴者,“气墨灵象”之“行”“通”致远、无极引领也。
      极而言之,文化度人,艺术亦然;艺术是每个人的“专利”,从不“嫌贫爱富”。人类文明史表明,艺术不处不在;追求纯艺术是一种审美理想。事实上,人类精神生命中,审美是灵魂,艺术是承载。精神境界反映审美境界,审美境界决定艺术境界,艺术境界承载灵魂状貌,而自在、安宁的灵魂状貌,人者共愿、自在心里。“气墨灵象”艺术论,筑“高峰”立“大美”,令艺术家“自度”高境界,让受众“推挽”即至力,形成相向作用,走向超越循环。这就让“明”与“行”、“讲”与“通”,既存内在愿力,又有外在推力,形成大艺立美、至美审美的能量时空。
      如此,“气墨灵象”之所行者,大艺也。
      如此,“气墨灵象”之所通者,至美也。
吕国英:眺瞻高维之美  邀约艺术未来
吕国英著《“气墨灵象”艺术论》(签名页)。


附:作者简介
吕国英:眺瞻高维之美  邀约艺术未来
      吕国英,文艺理论、艺术评论家,文化学者,解放军报社原文化部主任、高级编辑。创立“‘气墨灵象’艺术论”,建构“书象”说,提出“艺术创作十个命题”,论述“‘艺术,灵魂之美在哲学’的九个要义”,撰写“中国牛文化千字文”,著述出版专著多部、重要艺术新论多篇,逾数百万字。荣立二等功一次、三等功五次,多篇(部)作品获国家、军队重要奖项。

主著述要:《“气墨灵象”艺术论》《CHINA奇人》《陶艺狂人》《大艺立三极》《未来艺术之路》《神雕》《奋斗致远•牛文化》《新闻“内幕”》《共倚相牵“牛”最美》,其中《“气墨灵象”艺术论》主要立论由海内外多家媒体连载、选载,《大艺立三极》由中英两种文字出版,《陶艺狂人》《神雕》多次重印或再版。

主要立论:气墨”是“墨”的未来;“灵象”是“象”的远方;“气墨”“灵象”形质一体、互为形式内容;“艺法灵象”揭示艺术本质规律;美是“气墨灵象”;艺术创作贵在“意想不到”;好作品终究需要好语言;艺术立象拒绝现实物象;艺术演进:从“完美”到“自由+”;艺术,视觉美、思想美不可偏颇;创作,用性灵开启质料;超越,向艺方生、向术即亡;“灵象”是“书象”的远方。

主要艺术新论:《书之入“象”方致审美远方》《“书象”之美在“通象”》《自成高格入妙境》《“贾氏山水”密码》《美的“自由”与自由的“美”》《艺术,心狂方成大家》《天才,晚成方可大成》《“色彩狂人”的非常之“道”》《“花”到极致方成“魁”》《心至“艺境”尽通达》《湛然寂静漾心歌》《三千年的等待》《重构东方艺术“重彩”之象》《丝路文化的“水墨乐章”》《抽象表现,用性灵建构“艺术—哲学”之美》。


                                    (编辑 马金星  编辑助理:日照航海工程职业学院大二(11)班  马晓梦——系人民艺术家网特约记者

 来源:人民艺术家网
  • 欢迎投稿 | 会员搜索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版权与免责声明
  • 主管:文旅部·中乡会扶贫委
  • 人民艺术家网 www.rmysjw.org 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2021 www.rmysjw.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1104191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