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展示 人民艺术家网
 
北京 上海 天津 重庆 吉林 辽宁 江苏 山东 安徽 河北 河南 湖北 湖南 江西 陕西 山西 黑龙江
四川 青海 海南 广东 贵州 浙江 福建 台湾 甘肃 云南 宁夏 新疆 西藏 广西 香港 澳门 内蒙古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思想理论 >> 内容

我眼中的画家西北龙

  核心提示: 郭 谦 西北龙,本名张旭东。他是北京通州区一个诗人、艺术评论家,在北京艺坛有一定的知名度。2008年我们相识,那时,我们与木结雕工艺大师张迎、书画家韩宝华经常相聚在一起,谈文论诗、谈书论画。因为...


 


    

      西北龙,本名张旭东。他是北京通州区一个诗人、艺术评论家,在北京艺坛有一定的知名度。2008年我们相识,那时,我们与木结雕工艺大师张迎、书画家韩宝华经常相聚在一起,谈文论诗、谈书论画。因为我们住在同一个小区里,相隔不远,走动时特方便。

我眼中的画家西北龙

       不过那时的西北龙只会写诗和评论,不会画画。201011月的一天,他到我家来串门,交流文化创作情况。他看到我画的一些人物、山水、花鸟画画作,谈吐之间流露出羡慕之心。

我便对他说:“西北龙,绘画这活儿看起来难,其实不难,我也是这几年自学出来的,你比我年轻的多,以你的聪明劲儿,多与名家接触,看他们的画册和现场绘画,然后自悟,临摹一些作品,肯定会掌握画艺的。”

“嗯”,他深思地点了点头。

我眼中的画家西北龙

不久,我要去台湖国画院见著名画家徐鸣远谈宣传的事情,并顺道拜访著名画家秦汉。西北龙闻讯后,对我说:“郭老师,你坐路车去见朋友太费事,今日我有空,我开车送你去。”就这样,他跟我一道去见了徐、秦两位画家,秦汉老师送了一本画册给他。

过了半个多月,他来我家闲谈。告诉我:他最近与秦汉老师走得很近,而且在临摹秦汉的花鸟画。又过了两个月,他打电话来邀请我去他家喝酒。他拿出一幅临摹秦汉老师花鸟画“农家三味”给我看。他的画作布局清晰,萝卜、白菜、辣椒用墨用色上都比较到位,尤其是两只蝈蝈画的细腻、逼真、生动,达到了秦汉老师作品的七八分水平。

我说:“西北龙,你画得像模像样的,真不错!没有想到,你一出手就能达到这样的地步。”

我眼中的画家西北龙

继而,他告诉了我一个让人意料不到的趣事。他把一幅《农家三味》的四尺斗方,放到宋庄一家书画店,居然一个外国朋友看中了,两百块钱买下。他说:“我赚钱了,所以今日我请你来喝酒

我不得不感叹西北龙的经营头脑,他会做生意,上世纪九十年代初,他经营过食品批发公司,如今他母亲在家里开着小百货店,他能用一张花鸟换一车馒头的故事早在绘画圈子里被传神了。他能在学画三个多月里,就产生了经济效益,真是与当今的潮流相符,做常人做不了的事情。

又相隔了七八个月,西北龙拿了一本12个页码的国画作品集送给我。告诉我,印刷厂的老板喜欢上他的画作,要了几幅,给他印刷了这个册子。虽然,他的国画作品还不太成熟,但有了市场,有人喜爱。

我眼中的画家西北龙

萝卜青菜各有所爱,能让自己的作品不断走向市场,让别人喜欢,这也是一般的书画家做不了的。因为很多书画家只知道书法或者绘画,不知道自己作品的市场价值,也不会自我推广宣传等等。我想西北龙的这种神操作,既可以省钱出册子,进行自我小结,还可以自我激励,这样会让他坚持画下去。

2009年冬,他到西单中国文化艺术普及促进会办公室工作了一段时间,我们见面机会少了很多。我听说他受了天津杨柳青年画的启发,开始着力搞重彩福娃画的创作,后来还跟有关文化部门去俄罗斯进行艺术交流。

我眼中的画家西北龙

他画作由小到大,画中人物也由少到多,不断丰满。喜欢他作品的人变多了,工作、活动更加频繁。之后,我的各种活动也日益增多。而且我不再住在张家湾,搬到了宋庄大巢艺术区,我们相隔了十多公里,来往变少了。但我们在QQ和微信上的交往不断,相互关注着对方在文化艺术领域里的进步。

士别三日当刮目相看,这两年西北龙在国画上有了长足的进展,达到了一定的高度。如今年二月他创作的《虎福生威》,图中7个福娃,有的手拿灯笼,有的手捧仙桃,有的手执葫芦,动态不一,喜笑颜开,憨态可掬。连老虎的眼睛中也闪出温顺可爱的色彩,充满了和祥喜庆的味道。这样的作品在民间一定有市场,老百姓会人见人爱。

他的《十全十美》画作,结构严谨,色彩重丽,造型准确,人物生动,线条清细而富有变化。十个福娃左顾右盼,神态多姿,妙趣横生。

我眼中的画家西北龙

由于西北龙曾在中国艺术文化普及促进会、中国专业人才管理中心任职,期间编辑过八本《中国诗书画印》,搞艺术评论,与著名画家戴泽、肖有恺、李耀奎、马海芳、薛林兴、雷正民、吴进良,著名书法家米南阳、张旭光、田伯平等人交往密切,经常一起进行艺术交流,不少名家收藏了他的福娃作品。我想常与高手交流与切磋,耳濡目染,自然成长快。而且他是文学出身,深厚的文学功底助长了他的成功。

西北龙四十多岁学画,他靠自学、领悟,掌握了绘画技巧,在我眼中他不再是一个诗人,而是一个多才的画家、艺术评论家。我们每一个人都有自己独特的发展曲线,只要能充分发挥自己所长,走出一条自己的道路,就有意义。当然,作为朋友,我也希望他能在艺术理论上有所研究和开拓,理论与实践相结合,走上更高的台阶。

我眼中的画家西北龙

西北龙的成功告诉了我们一个道理,学绘画不论年龄高低,只要自己努力,坚持不懈,会领悟,会实践,就能圆自己一个画家梦。绘画可以通过学校学习、培训练成,也可以通过自学而成。学校里往往能学到的是绘画知识,绘画能力和水平却是毕业后长年累月地积累、磨练而形成的。绘画不难,难的是毅力;绘画不神秘,神秘的是创造力。即使是大学毕业,为了应付社会的需要和各种竞争,还需要自己不断自我学习、研究、领悟,才能适应时代的要求。坚持自学,会自学、会悟道、会创新,才是一切成功的通途。

 

——写于2022年10月15日



作者简介:郭谦,京城作家、书画家、文艺评论家、文化学者,著有《影响中国的文化世家》《盛唐十大诗人交往史录》《中国百体书法概述》等15本书。擅长文人画、百体书法,现代文学馆、青州博物馆、江海博物馆、南通大学等二十余家单位举办其书画展和公益捐赠。得到了央视网等五百多家媒体的连续多年宣传和报道。)

 

 

                                                             (编辑 文心)

 

 来源:人民艺术家网
  • 欢迎投稿 | 会员搜索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版权与免责声明
  • 主管:文旅部·中乡会扶贫委
  • 图片展示 人民艺术家网 www.rmysjw.org 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2022 rmysjw.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1104191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