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艺术家网
 
北京 上海 天津 重庆 吉林 辽宁 江苏 山东 安徽 河北 河南 湖北 湖南 江西 陕西 山西 黑龙江
四川 青海 海南 广东 贵州 浙江 福建 台湾 甘肃 云南 宁夏 新疆 西藏 广西 香港 澳门 内蒙古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艺苑百家 >> 影视 >> 内容

施福明:“草根”编剧的影视人生

  核心提示: 国家二级编剧 施福明。 他是一位非常擅长叙事主旋律作品和人物塑造的编剧,像《知青岁月》《少年朱元璋》《快乐乡村》《丑莲》等作品的观众口碑和收视率都很不错。他的作品中,有三部获国际电影节奖,8部...
施福明:“草根”编剧的影视人生

 国家二级编剧 施福明。

 

他是一位非常擅长叙事主旋律作品和人物塑造的编剧,像《知青岁月》《少年朱元璋》《快乐乡村》《丑莲》等作品的观众口碑和收视率都很不错。他的作品中,有三部获国际电影节奖,8部获国内奖,其中两个剧本《忐忑》和《将心比心》获得全国金奖,吸引亿万观众热捧。他个人也受到文化部、团中央及百合奖最佳编剧等无数奖项。作为一个非专业,长期笔耕不辍,创作了二十多部佳作,在乡村题材影视艺术的长廊中留下了一幅幅动人心弦的美丽瞬间的“草根”编剧,有着怎样的创作艰辛和历程……

为了让更多的人了解这位“草根”编剧,中国晨报常务社长(记者)蔚楠搜罗了不少文字资料,带你一起走进“草根”编剧施福明先生。听他聊一聊自己影视人生的旧事和新情。

施福明表示,我生活在贫瘠的淮河岸边,只是一颗自学成才的文艺“小小草”!之所以能有这些成就,首先离不地方领导和家乡观众的支持和喜爱,我很乐意和大家分享这些年来创作的一点体会。

中国晨报:请问您是怎么走上编剧这条路的?您做编剧有什么秘诀吗?

  明:我哪有什么秘诀。我从小就喜欢写作,但时代的无奈阻断了我们这代人当年的求学路。1979年,我读小学三年级就发表第一篇作文《升起》。当时,班主任汲兴敬老师看我是个文学苗子,就加以培养。到了初中,语文老师张兴林又给我文学创作开启了“小灶”。初一时,别的同学一周写一篇作文,而布置我一周写三篇,总是不厌其烦地耐心给我点评。还算幸运,初中后我发表的文字稿费,就代替了家中几只母鸡“屁股”经济。我的第一份工作就是考取了一个代课教师,每天批改完学生作业,就伏案写小说。但有时苦于找不到创作方向,那是一个孤独且充满自我怀疑的过程,不知道自己是不是这块料。因为喜欢写作,我也不知哪来的勇气,就给当时的《安徽日报》及《蚌埠日报》投稿。文章发表的多了,我就斗胆给县委宣传部郭彩章写了一封自荐信。

半个月后,这封花四分钱寄出的信改变了我的人生轨迹,部里派人告诉我可以借调过去了。今天想起来都觉得像“天方夜谭”,我当时一没名气,二不认识领导,就一个18岁毛孩子,就一颗乡村小小草,仅凭一封自荐信就调进了县委大院,想想实在是太幸运了。就这样,我调入县委宣传部通讯科,吃在县委食堂,住就用一个折叠床在通信科将就,接触的文联作家编剧多了,总算是真正进入了这一行。我学写新闻,通信科就有三位老师,王子军、徐成和赵桂友。我学编剧的老师是丁文保和邵华杰。那些年,我勤学刻苦,进步很快。直到我的处女作《知青岁月》在江西卫视首播,才逐渐走上编剧行业。

中国晨报:您一入行就是高起点,1986年,您写的第一部电视剧《知青岁月》就荣获了中宣部纪录片“一等奖”和国际电影节二等奖。

    明: 其实,这部电视剧的“出笼”颇为坎坷。这是一个写乡村知青的故事,电视剧在当时基本没市场,剧本写出来也不知道找谁投资,为了资金我们花了很大力气,中间一度快绝望了。好在凭着信念坚持了下来,这部剧对我来说特别关键,假如当时放弃了,不遇见江西景德镇“德艺双馨”好导演周元强,可能编剧梦也就从此破碎了。

中国晨报:纵观您的编剧作品二十多部,“主旋律”是您早期创作生涯的一个关键词,这一类作品对编剧的考验在哪里?

  明:在影视行业内,大家都知道,如何把握主旋律叙事,尤其是艺术地书写当代共产党人的先进形象,特别是党的基层领导干部的艺术形象,一直是创作的难题。角度、切入点、叙事方式、人物的真实度和可信度都是挑战。《村里村外》算是第一个这样的挑战。之所以写《村里村外》,我是被小时候我做村支书爸爸身上的“拓荒牛”精神所感动了,爸爸干了几十年书记,他只践行者他的“三句话”“绝不装错钱,也不上错床,心放正当央!”肯定有些不寻常的东西。爸爸做过什么不重要,重要的是塑造千千万万村干部奉献精神的人物形象。从这个想法出发,我从三个方面写任村支书:一个争强好胜性情执拗的人、一个如牛负重的拓荒牛、一个深于情专于情的乡村孝子,用两个故事贯穿起来写他生命中的51岁短暂时光。

中国晨报:听说电影《青山梦》的制片方周红卫找到您时,已经换了几拨编剧,但都没创作成功,这时候压力大不大?

  明:我感觉很平常,我生活在乡村热土,眼见国家对环保的越来越重视,于是就虚构了一个大学生回乡创业,克服重重困难,最终获得事业爱情都成功的感人励志故事。

中国晨报:究竟装了多少东西?

  明:对此,我还是只能老实地回答:写剧本对我就像农民种地,勤勉地匍匐在大地上,辛苦地劳动,期待着来年的好收成。就像你开头问的问题,如果说有什么秘诀,也就是更加专心致志、更加勤奋而已。现在的从业环境对编剧要求很高,是市场作品,还是个人作品,需要编剧自己做选择。一方面,要面对制片方提出的要求;另一方面,更要对自己的作品负责,编剧的个人品牌是作品铸就的。不管从哪个方面来说,如果辛辛苦苦写出来的作品不被市场认可是很痛苦的。现在中央号召文艺工作者到生活中去,深入生活,扎根人民,以人民为中心。

我个人创作得来的感受是,真心走进你的人物,仅仅到生活中去是不够的,也不一定就会有所收获,这和你是否真诚,是否用心有很大的关系。你如果希望自己在编剧事业上真正有所作为,就一定要有一种和自己死磕的精神,这也是我所理解的工匠精神。我对自己的定位不单单是一个影视娱乐界的人,我还是一个乡村知识分子,我有责任写清洁向善的文字。我也是一个生活得比较单纯的人,生活中似乎没有别的事情好做,只有写作这一件事。生活中有许多的诱惑,但对我来说,最大的、始终的诱惑只有一个,那就是在生活中寻找创作的灵感,把自己的新发现新感悟记录下来,传达给读者和观众。

对我来说,发现的过程,是一个充满了巨大幸福感的过程,而每一次新的体验新的发现,都是对自己生命疆界的新的拓展。

中国晨报:施老师您好,非常感谢您在百忙之中接受中国晨报的访谈。我们都知道,您是一位非常擅长主旋律作品和擅长乡村人物塑造的编剧,像《知青岁月》《快乐乡村》《青山梦》《偷菜》《奇葩老爹》《彼岸花开》《丑莲》《英雄王杰》等二十多部,早年还写过两个著名剧本《将心比心》《忐忑》电视剧收视率和口碑都非常好,您的作品将来创作新走向是什么?

  明:还是始终地关注我们家乡和乡村变迁及乡镇振兴,把一辈子奉献黄土地的憨厚农民真善美,用影视手段形象表现出来,记远住乡愁!


                                                    (编辑 吕晓岚)

 来源:人民艺术家网
  • 欢迎投稿 | 会员搜索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版权与免责声明
  • 主管:文旅部·中乡会扶贫委
  • 人民艺术家网 www.rmysjw.org 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2020 www.rmysjw.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11041911号